快捷搜索:

平安首席投资官陈德贤详解近3万亿投资图谱

  什么是结构性问题?就是过去20年没有,但在未来5至10年会出现的全新问题。主要包含四个方面:一是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人口红利改变,对劳动力成本、需求和供给会产生影响。二是债务问题。2008年至今,全球总债务相对于GDP来说是上升的。三是全球从财富积累到财富再分配的转变。过去20年所有国家的政策是鼓励财富积累,现在全世界都在推进财富再分配,这是一个拐点。四是民粹主义带来的国与国及社会阶层问题。

  二是,企业盈利增长预估会比较慢。

  陈德贤表示,平安从过去2-3年就开始做逆周期投资,主要有五个方向:

  第五个方向是利用好科技,做到先知、先决、先行。陈德贤介绍,平安成立了宏观研究院,通过大数据分析目前的经济环境,研究所投企业的违约舆情,未来还想做企业画像。通过大数据将企业财务按不同要求设置白、黑、绿、灰名单,防范违约风险。

  从这些影响来看,预估未来的投资环境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利率维持偏低水平,政策上会以宽松货币政策缓冲经济下滑速度;二是人口结构改变带来劳动力成本上升,未来存在一定的通胀压力;三是全球债务问题带来的债务金融化风险,这需要看各国之间如何博弈。

责任编辑:史考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逆周期投资的五大方向

  当前经济金融环境复杂,资本市场波动频繁,如何运筹并布局?对于掌握近3万亿保险投资资产的中国平安首席投资执行官陈德贤来说,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全盘考量。

  2018年,平安保险投资资产达到2.79万亿元,实现了1267.07亿元的净投资收益和895.01亿元的总投资收益,如果按旧会计准则,总投资收益为1259.7亿元。全年净投资收益率5.2%,总投资收益率3.7%,跑赢基准。

  今年2月,京沪高铁正式启动A股上市工作,以平安为代表的险资成了最大赢家。2007年,平安资产牵头发起京沪高铁股权投资计划,太保资管、泰康资管、太平资管作为共同发起人,中再、中意人寿、人保参与认购,共筹集160亿元,成为京沪高铁的第二大股东。

  新会计准则影响大,尽量按权益法入账

  平安2018年的投资策略之一是增配固收类资产。“去年上半年,我们投了很多的长债。”陈德贤表示。虽然去年总体股票市场不好,但是债券市场还不错。2018年,平安投资债券规模1.27万亿元,占投资资产比重高达45.4%,较2017年的43.7%提升了1.7个百分点。这成为平安全年投资收益的压舱石。

  陈德贤表示,这样的分红对公司来说还是不错的。京沪高铁是平安的长期投资项目,公司会长期持有。

  如何投A股?集中投个股,不做恶意收购

  谈及投资科创板,陈德贤表示,公司到时候会积极评估,支持国家政策,过程也会按公司投资权益资产的标准和要求来考虑。

  成京沪高铁大赢家,是长期持有的资产

  “我们希望尽量能够用权益法去平衡财务和投资。有些能做,有些不容易做到,因此要每家每家公司去看。”他说。

  平安首席投资官陈德贤详解近3万亿投资图谱,首提逆周期投资五大方向,也有A股投资战略

  陈德贤说,这些问题将带来什么结果,不容易找到结论,也没办法评估。但可以预估产生几个影响:

  三是,未来的资产回报率有可能低于过去20年的资产回报率水平。过去20年应该是投资环境最好的时候。

  中国平安在该项目中获得了稳定的分红收益。中国平安年报显示,其2016年-2018年分别获得京沪高铁0.14亿元、1.98亿元和3.05亿元的现金分红。

  陈德贤解释,总投资收益率下降是由于公司执行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后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损益的资产大幅增加,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波动加大。

  对于部分大手笔投资,陈德贤表示,公司对于集中投资有几个标准:一是不追求做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二是不会做恶意收购;三是会跟管理层能够充分沟通,配合他们共同发展达到双赢。

  股票股价背后要考虑两方面因素,企业盈利和风险溢价,企业盈利是支撑股价的持续性因素。

  “满足这些条件的公司确实不多,银行和不动产多一点。”陈德贤表示,找到好的资产标的不容易,但是找到后就会重点去投资并且长期持有。“有些企业我们看了差不多两年了也没动手。”陈德贤说。

  来源:券商中国

  关注科创板,参照权益投资标准

  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23号、24号三项,合称为中国版IFRS9)已于2018年1月1日生效。平安集团从2018年1月1日起执行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其他保险公司也将于2021年起执行新准则。

  平安如何看待未来投资前景?巨量资金如何投资和实现预期收益?如何防范黑天鹅事件?陈德贤3月13日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详解2.79万亿保险资金投资图谱。他说,不要单独看债券投资或股票投资,而是先要弄清楚三个问题:第一我们在哪里;第二,我们准备去哪里,然后是怎么去。

  长期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的增加还推动平安负债期限和资产期限缺口进一步收窄。陈德贤透露,平安现在的负债久期是14.8年,资产久期8.2年,资产负债久期缺口为6.6年,低于2017年的6.9年。假如将长期股权也纳入其中,实际缺口是5.1年。“我们觉得这个匹配度差不多合适了,因为需要有一定的比例的资金来提升收益。如果资产期限和负债期限一样,等于只有利息收入了。”陈德贤说。

  科创板推进是当前资本市场大事。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前不久表示,“在资本市场中,我们鼓励长期资金的运用,在保险资金上也会进行一些鼓励。我相信科创板和所有的股市应该是一样的。资本市场都是一样的。”

  “保险负债期限比较长,因此必须要看得比较长远。”陈德贤说,“我们每一年的压力都很大,每一年都按当时宏观政策环境及平安险资的投资情况动态调整。”他认为,未来利率可能还是维持偏低的水平,未来5至10年资产回报率有可能会低于过去20至30年。

  一是,这些问题对所有政府政策都是很大的挑战,从货币政策到财政政策来说都是如此。

  陈德贤表示,平安过去几年在慢慢调整投资策略。因为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问题、大小周期在叠加影响,这些压力在2018年已有所体现。

  第二个方向是股权投资尽量按权益法入账,防范所投企业股价短期波动对利润表的影响。这一调整也有新金融工具会计准则(IFRS9)实施的原因。

  通过对上述形势的判断,陈德贤认为2019年投资重点是以增加资金安全垫为主,实际上过去几年来平安一直在按照这个策略开展逆周期投资。

  他进一步说明称,按照新会计准则,公司持股的云南白药、碧桂园去年市值下跌需要计入利润表,这是总资产收益率短期波动的重要原因。但他表示,由于公司去年并没有卖出股票,从长期来看,看好所持个股带来的长期回报,而今年相关个股浮盈有可能再体现在利润表中。

  从平安财报来看,新会计准则对企业利润表现的影响相当大。

  因此平安公司开展股权投资标准主要有四个“规划、文化、执行力、财务估值”,即企业要有好的战略规划,稳健的文化,良好的执行和稳定增长的盈利表现。

  谈到股票权益类资产,陈德贤表示大约1000亿元股票投资是通过委外开展,公司做股票投资主要是选企业、看行业,开展集中投资。

  第一个方向是注重获取比较好和稳定的利息收入。利息收入包括存款利息、债券利息、股票分红、基金分红、PE分红。平安2018年净利息收入1267亿元,比2017年多54亿元。“这部分利息收入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陈德贤说。

  陈德贤透露,公司对于所投企业本身有深度研究,对企业管理层本身也非常留意,比如管理层的管理能力,性格、为人怎么样都要考虑。因为是长期投资,一旦遭遇不好的经济环境,管理层就会需要想办法平衡风险和调整经营策略,这对管理层个人素质的要求比较高。

  按照新会计准则,平安2018年实现了895.01亿元的总投资收益,总投资收益率3.7%,同比下降2.3个百分点。但如果按旧会计准则,总投资收益为1259.7亿元,总投资收益率5.2%。

  2019年如何投资?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第三个方向是跟着国家走。“相信国家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政策出来,公司会配合本身的资产负债情况积极参与投资。”陈德贤说。

  此次采访中,陈德贤谈及了公司应对新金融工具准则的一些做法,其中之一是开展股权投资,并尽量按权益法入账,防范所投企业股价短期波动对利润表的影响。权益法按照成本入账,例如投资持股10%的企业如果当年盈利100亿元,公司可以按照其利润的10%来入账,此举可以防范股价波动影响。

  第四个方向是找好项目,找好企业,找好的人。目前重要投资是由公司内部研究团队来操作,还有一些资金会委托给外部机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